扶植与自救,奥园人事“洗牌”的AB面

扶植与自救,奥园人事“洗牌”的AB面

岁末之际,一场人事变动又将奥园推向了台前。

12月30日午间,“奥园系”A股上市平台奥园美谷透露,胡冉将担任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范时杰将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总裁。

前一晚,该公司连发7则关于高管人事变动的公告。有接近奥园美谷的人士对媒体表示,此次人事大调整是为保持奥园美谷独立性,减少与中国奥园有过多运营管理上的关联。

人事洗牌

12月29日晚间,奥园美谷公告表示,公司于当日收到董事马军、董事陈勇、独立董事张树军、总裁胡冉、执行总裁范时杰的辞职报告。

其中,因工作调整原因,马军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职务,陈勇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职务,胡冉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范时杰申请辞去公司执行总裁职务;张树军则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职务。

辞职后,马军、陈勇、张树军三人将不在奥园美谷担任任何职务。同时,公司董事会提名蒋南、林斌为第十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黄卫民为第十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奥园美谷此次人事变动中多名有地产背景的董事退出。其中马军为中国奥园现任联席总裁、营运总裁及执行董事,陈勇为中国奥园副总裁兼地产投资中心总经理。

结合生物医疗能源环保领域专家黄卫民的加入来看,奥园美谷正在加速发展其去地产、聚焦医美的战略规划。

2020年,为避免同业竞争,被奥园集团收购的奥园美谷开始调整公司战略,并在今年转让其所持有的京汉置业100%股权、北京养嘉100%股权和蓬莱养老35%股权,剥离房地产及康养业务,变更经营范围为医疗美容服务。

乘着医美热点的“东风”,奥园美谷在今年4月迎来暴涨行情,其股价4月至6月期间翻倍,最高达到29.95元。

只是,随着风口退去,奥园美谷的股价也开始进入下行通道。截至今日收盘,其股价已从今年最高点累计跌去近六成,报收10.63元,市值83亿元。

地产危机

而在扶植新业务、加码医美的同时,奥园旗下的地产业务平台也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

下半年以来,中国奥园深陷流动性危机,尽管其正在积极通过与债权人商讨展期、出售资产等方式缓解资金压力,但公司目前所面临的局面仍难言乐观。

12月28日晚间,中国奥园称接到了由花旗银行及Nine Masts Investment Fund针对中国奥园及全资附属公司乐添投资有限公司发出的一则传讯令状及诉讼请求,该笔诉讼涉及一笔金额为1.31亿美元的债务连同应计利息及费用。

消息放出后,该公司股价一路下跌,28日至今日收盘累计跌幅逾16%。

这并非中国奥园目前面临的唯一“麻烦”。受国际评级机构频繁下调评级影响,中国奥园于12月2日公告表示,有投资人因评级下调触发违约条款要求其提前偿还本金总额约6.51亿美元债务。

这一突发事件使得公司临时增加了一笔超40亿人民币的临期债务。若算上这笔债务,公司的资金面已极度承压。

彼时,对于这笔被要求提前偿还的债务,中国奥园称,无法保证集团将能于其他境外融资安排到期时履行其项下的财务责任。为应付债务,公司不得不将旗下资产搬上货架,试图以此回笼资金。

11月4日,中国奥园公告了拟出售奥园健康部分股权的意向;9日,其将广东奥园城市更新集团19.62%的股权质押给了科学城(广州)城市更新集团;14日,公司将香港燕贻大厦部分物业以9亿港元的价格挂出,预估亏损1.77亿港元,相当于打了8.4折;同日,奥园荔湾东塱村旧改项目的49%股权被转让给了世纪金源……

密集出售资产、积极展期自救的同时,中国奥园又迎来了新一轮考验。

12月3日凌晨,该公司坦言其担保的部分投资产品出现逾期兑付。文件指出,公司目前相关基金和定融产品总额约60亿元,第三方公司管理的定融产品约24亿元,合计约84亿元。

宣告理财逾期的同时,奥园也给出了兑付方案。其表示,除合同约定本息坚决足额兑付,追加总货值不低于90亿元的优质物业资产用于实物兑付外,延期兑付的本金将按照年化6%利率支付逾期利息。

13日,山东高速金融又称与中国奥园子公司广京企业的一笔美元票据触发违约,该票据本金金额1亿美元,年利率6%,原定到期日为12月15日。

据惠誉估计,到2022年底,中国奥园将有88亿元的公募资本市场债务到期或可回售,其中最近的一笔到期债务在2022年1月,规模约为6.88亿美元。

而积极应对风险,与危机赛跑的中国奥园也在近期传出好消息。其表示,公司已完成有关JOY PACIFIC认购新股的关连交易,共募得资金6亿港元。按中国奥园计划,这笔资金中的88%将于2022年1月31日前用作一般企业用途,包括缴付债券及银行贷款利息等。

记者 吴典

编辑 左宇

责任编辑 孙霄